英超视频 [港警日记:只要我们能快一秒 无辜市民就能安全一分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时间:2019-11-19 19:20:09 作者:admin 热度:99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感情玩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原标题:港警日记:只要我们能快一秒,无辜市民就能安全一分!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可以是首先保护好我的同事,支持我们的同事继续去执法,也都希望暴力的人士不要再用暴力了,我也希望社会继续支持我们的工作,希望香港的治安能够尽快恢复平静。”今天上午,香港警方新“一哥”邓炳强举行记者会,他的表态格外引人关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修例风波持续5个月,暴徒们的行径愈发骇人听闻。同时,正义的力量也在增长,每个人心中的炬火如光,正在一点点照亮香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8日,林郑月娥看望中箭警员时,警员说“想快点好起来复工”……止暴制乱、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。而港警,始终迎着危险的方向,站立在第一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长安网采访了多名港警以及家属,整理出这10篇日记。在这里,你能闻到一块芒果糯米糍的香气,你能感到他们把后背交给彼此的信任,你能看到他们与家人的“约定”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港警,加油!正义的市民,加油!香港,加油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篇:旺角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解救无辜市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一位香港警察机动部队成员,五个月以来,他们一直战斗在维护香港秩序的第一线,日记当天,他们奉命去解救一位被暴徒围殴的无辜市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0月20日,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旺角今晚,硝烟弥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群的咒骂声,夹杂着催泪弹的爆鸣,随处可见手持铁枝的示威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不敢想,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,如今却这般模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晚的任务,是从冲突的最中心,解救一名被示威者围殴的无辜市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听着急促呼啸的警号声,我收回思绪,再一次检查了装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嘭!——嘭!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近事发区域,车速放缓,车外不停传来巨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透过车窗,看到扑面而来的砖块、铁枝、水樽,人群中有人用丫叉正在瞄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嚣张至极!停下来反击?不行!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一双双眼睛的注视下,我们选择继续前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所在的警车,是车队最后一辆。我的任务,就是在行动结束后掩护撤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誓死保护车队,我叮嘱自己必须做到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旺角已到,整条街已被示威者占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车刚停下,瞬间就被团团围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行动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命令传来,一跃而下,兄弟们没有一丝犹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时候,只要我们能快一秒,无辜市民就能安全一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事实上,却没那么简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路的正中间,是杂物堆砌的路障,将我们和示威者分隔在马路两端。密密麻麻的人群,人数远多于我们,而且和以往不一样,示威者不再是穿着统一的黑衣黑裤,难以辨别真实身份。唯一能够帮我们辨认的,就是他们手中的武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战,一触即发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此时,通讯机传来最新消息,被围殴的市民已被其他警员趁机救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家松了一口气,但我们知道,战斗并没有结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对我来说,接下来才是最大的挑战——掩护撤退,坚守至最后一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东方渐渐泛白,一整晚的艰辛终于换来短暂的安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打开家门,看到倚在沙发睡着的母亲,电视机里传来直播的声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知道,她整晚都在寻找儿子的身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轻声喊了一句,因为这是我和母亲的约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@警猫之故事 系HKP机动部队(PTU)成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@警猫之故事 系HKP机动部队(PTU)成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篇:粉面店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天就会开门吧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一位年轻的阿Sir,修例风波以来,一线的香港警察每天都要坚守岗位长达十几个甚至二十个小时,这超负荷工作的一天,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平常的一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0月23日,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踏浪~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连续工作的第16个小时,从这几个月的经验来看,今天的工作量才刚刚过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街角的路灯忽明忽暗,刚收队回来的K sir,正靠在车头给太太报平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两天,又有几个同袍受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近收到很多网友的嘱咐,让我无论如何要先保护好自己,命是自己的,不值得为陌生人牺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的谢谢。我理解你们的关心,真的很感动,但请原谅我无法认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暴徒的目的只有一个,击垮警队的士气,让我们不战而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能逃避吗?兄弟们的付出甚至流血就这么白费了吗?就这样让他们得逞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切前功尽弃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不甘心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们不就是想看到我和兄弟们放手,然后肆无忌惮在这个城市插上“星条旗”“米字旗”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知道这段日子会很煎熬,但那又怎样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兄弟同心一起冲!哪怕倒下,也会有人继续扛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忙起来时间过得真的很快,夜又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到路边的粉面店,好想点一碗猪红三拼,但好像这家店已经好久不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会儿又要出发,下次再吃吧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不定明天就开门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——@香港的一名小伙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——@香港的一名小伙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篇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敢上报的病假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也是一位机动部队的成员,这一天,他生病了,但他不敢请假,他怕不能和兄弟们并肩作战,就算满身伤病,也要把自己挺在暴徒和需要保护的市民之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0月26日,多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班,还有点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月的夜,天气确实凉了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坐在更衣室的长凳上,思绪不禁回到两个月前九龙湾战役结束的那个晚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温37℃,厚重的防护服,加上几十斤的装备,连续几小时的高强度任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警局,兄弟们没有人说话,只是一件件卸下满身装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或许只有躺在地上,大口喘着粗气,拼命往胃里灌水,才能让自己有一丝的缓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声呻吟,打断了我的思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 sir正艰难地从装备中抽出手臂。距离上次受伤,已经过去2周,看来他的肩膀还没有痊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个月,其实在一线战斗的兄弟中,像W sir这样的情况,并不是少数。面对暴徒的袭击,有时候受伤真的很难避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受伤的兄弟不敢上报,怕因此拿了病假纸被撤下来养伤,无法再并肩作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帮W sir卸下装备,回身掏出手机,默默发了条短讯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完成任务,今日顺利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窗外的月光穿透云层,洒在满目疮痍的街道,不知明天会不会下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@疾风中青劲草 系HKP机动部队(PTU)成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@疾风中青劲草 系HKP机动部队(PTU)成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四篇:“最安全的地方”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暴徒虎视眈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修例风波以来,香港警察宿舍一直受到暴徒的骚扰攻击,阿Sir们不但要在前线对抗暴徒,还要时刻担心家里人的安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0月28日,多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老公呀,我返到安全屋啦,你收工未?我好担心你,记得要小心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太太的来电,如期而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约定好每日通电话,只为知道彼此一切平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得从6月底起,太太就已经无法回警察宿舍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里原本是最安全的地方,如今却成了暴徒虎视眈眈地攻击目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了止暴制乱,大家每天平均要工作14-15个小时以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唯有在别处偷偷租个地方,好让太太能有一个“安全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天收到她的一声“平安”,已成为生活的习惯,更是我全力战斗的精神依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喂,妈咪呀?星期六、星期日你同老豆(父亲)别去周围啦!尽量不要上街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在和爸妈的通话,大多也都是这样的叮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爸妈退休后住在旺角,由于是暴力活动的重灾区,两位老人有时即使想去市场买菜,都难。作为儿子,每次接到他们的电话,心中只有愧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变得婆婆妈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@摩年奴CC 系香港警队总区重案组成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@摩年奴CC 系香港警队总区重案组成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五篇:暴徒泼镪水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的手臂血肉模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0月1日,这位阿Sir在与暴徒对峙的过程中,被暴徒泼强腐蚀性液体,导致全身多处灼伤,一个月内,接受了三次植皮手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0月30日,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0天了,我已在医院躺了30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久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,不知街头的冲突,是否依然激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谢谢警队的安排,谢谢兄弟们的关心,谢谢网友们的祝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工作压力这么大,你们依然会轻松地出现在我病床前,以及陪伴我每一个痛醒的深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,是第三次植皮手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会用我大腿的皮肤,植入到三个伤口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知道,这很困难,但有些事情,再困难也得去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身麻醉后,世界将变得安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身麻醉后,世界将变得安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愿一觉醒来,一切都只是一场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伤口,再也不见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个城市,回到从前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港警日记:只要我们能快一秒 无辜市民就能安全一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0月31日,多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0月31日,多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术后第二天,渗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右腿刮下来一半的皮肤,包在了手臂和背部的伤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血液粘着纱布,紧紧地贴在大腿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呼吸一下,都是扎心地痛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转移一下注意力,会好很多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没法缓解持续的剧痛,家人只能如此安慰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吧,由于今天是万圣节,我不禁想起了街头的妖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们自以为“潮流”,却不过是“时代醍h(蟑螂)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打砸抢烧,就是鬼喊鬼叫,荒唐又可笑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晚一过,装神弄鬼之人,还能持续多久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躺在病床上的我,很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真正爱香港的市民,又有谁不痛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月5日,多云转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会坚持下去!三十四天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晨光出来,一早已在准备静候的我,已脱掉了衣物,等待迎接挑战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医护温柔地用剪和钳,逐下把我的痛楚剪丢,当下拥上脑的并不是疼痛,而是一种期待,我期待自己新手臂的模样,我期待新手臂的功能,我更期待……这右拳将来的力量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港警日记:只要我们能快一秒 无辜市民就能安全一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港警日记:只要我们能快一秒 无辜市民就能安全一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术后,小虎已从麻醉中苏醒,他给长安君发来消息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一切顺利……好痛!我会坚持下去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泪目!致敬英雄!加油英雄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@空手小虎系遭暴徒泼镪水的HKP英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六篇:一轮又一轮的钢珠攻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一位香港警队Madam,在修例风波爆发后,她们面临的工作强度和危险丝毫不亚于阿sir们。这一天,执行任务过程中,她就被暴徒用钢珠打伤多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0月29日,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警察,我早已不是菜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这一次,我成为前线的一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一直认为,我不是什么领袖,只是一个香港人。无论如何,我能做的,就是不去伤害这个城市,在自己的岗位上,尽到自己的职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得那天,正准备落工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突然传来通知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全嚏洿合出发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被指派到某天桥区域处置暴徒骚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刚到达指定区域,我们就遭到一轮又一轮的钢珠攻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虽有防护,但打在身上、腿上、脸上,依然很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还击的效果并不好,由于人数不占优势,我们逐渐被暴徒包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怕?是的!有谁不怕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我知道,怕!也得顶着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香港警察,我不顶着,难道让身后的无辜市民去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不知哪来的勇气,我咬着牙举起盾牌,冲到了队伍的最前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当我准备迎接狂风暴雨的袭击时,一队人突然从天桥下包抄而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暴徒四散而逃,危机转瞬解除。队友的支援,到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站在原地,一动未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变得如此疯狂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为警察的我,一个渺小的我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底能做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或许当我冲出去的那一刻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答案,早已在心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港警日记:只要我们能快一秒 无辜市民就能安全一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@清洁组女工 系香港警队Madam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@清洁组女工 系香港警队Madam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七篇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认真再问儿子一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一位中年阿Sir,每天带领着手下的兄弟们冲锋陷阵,他没有时间陪伴自己的家人。记得这场乱局之前,他的儿子告诉他:“我以后也要当警察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0月31日,晴。深夜下班,早已习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六月的炎热,到今晚的微凉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踏浪四月,战友们几乎是朝夕相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为队长,我不但要保护好自己,还得照顾年轻的兄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庆幸的是,迄今为止,无论是执行逮捕任务,或是驱散示威者,我们小队的所有手足,都能整整齐齐下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战友亲如家人,而真正的家人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轻轻推开家门,太太和儿女们已进入梦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倒在沙发里,听着ι系闹拥未鸬未穑炻业淖飨⑹奔淙门惆楸涞蒙莩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得在这个夏天之前,儿子说等他毕业了也希望投身警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为父亲,我当时就表示反对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在香港,警察这个职业只是一项苦差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没有接话,两人相顾无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随后,在这次暴乱中,邻居X sir在任务中受伤,警察宿舍也经常遭受袭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暴徒想方设法瓦解警队斗志,就是为了让我们厌战、怯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妥协?认命?结果,不敢想象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照顾好自己就行,家里没问题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太太的寥寥几语,就能让我眼眶湿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来我真是年纪大了,竟如此容易伤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突然觉得,这个城市,哪怕有再多的舞台,但终究需要有人去担当最后的防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个夏天之后,不知儿子是否有了新的选择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突然有冲动去叫醒他,问问他现在还愿意当警察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的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认真地问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八篇:我做着口形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无声地喊出了:中国人,加油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位Madam是一位便衣刑事调查人员,乔装隐于人群之中,时常会听到人群里传来“香港人加油”的口号,她总会无声喊出:“中国人,加油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0月28日,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凌晨2点,终于下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几个月来,似乎已经习惯了每天这个时候下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想起两个星期前,有同袍被割颈的那天,有穿休班同袍被暴徒发现身份而被暴打的那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趁着去厕所的当下,拿起电话看了一下讯息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内容一时说同事有生命危险,一时又说没有大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过来的图片里,同事颈上的刀伤异常刺眼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刚缝合的伤口依然看得到外翻的血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没有时间细看,就返回了工作岗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下班后回到警署,换下了装备和制服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巴士站路上路过人群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人群之中,有人喊着口号:香港人,加油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做着口形,无声地喊出了:中国人,加油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人群之中,我或许孤单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我知道,我绝对是大多数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背后有14亿人撑住我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离远听见警车声,我远离着人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路过一群同事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头见到穿着防暴装的他们,从他的眼神中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知道他认得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港警日记:只要我们能快一秒 无辜市民就能安全一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港警日记:只要我们能快一秒 无辜市民就能安全一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HKP madam @香港小兔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HKP madam @香港小兔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九篇:警嫂想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带他远走高飞”,他不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一位香港警嫂,数月来,她们时刻遭受着暴徒的骚扰和网络暴力,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了,每天担惊受怕,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,老公每天很晚才回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月3日,多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近开始,天气早晚变得微凉,我披了件外套躺在沙发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电视里正播放着警察收拾暴动后残余的画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望了望钟,12点半了,发了条信息问老公下班了没有,半个钟后才收到回复说准备收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既希望老公做个英雄,在前线挺身而出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祈求他不要过于表现,尽量把自己放在一个安全的位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一开始抱怨他,经常加班见不到面,到现在逐渐习惯每天等他半夜下班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来后都会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平安到家,已经是最大的奢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晚上,特意给他做了糯米糍,是他最喜欢吃的芒果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他咧着嘴吃笑得可甜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拍了拍他脑袋说,少吃点,吃肥了出去跑不动会被人笑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实前几天也做过,他叫我先吃,我一口都不舍得动,想着跟他一起品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满心欢喜的等他下班回来,结果他一加班就到了凌晨4点多,到家睡个觉爬起来,又去上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说他晚上闭眼后,都会在心里默念老婆晚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我,则会在早上出门前,跳到还在熟睡的他身上,给他一个大大的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段时候他上通宵,我们好几天都没见着面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天早上我在排队上巴士,他下班回家在马路对面路过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到我了,张大双臂对着我使劲挥,我发信息问他:你这么激动干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说见到老婆了好开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偶尔我会开玩笑说,大不了我带他远走高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总是摇摇头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:“香港是我的家,是好是坏,我都会在这里守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依然对未来抱有无限的希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相信是非自有曲直,公道自在人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无论发生任何困难,我都愿与他患难与共,风雨同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愿每一个日夜守望的警嫂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们的英雄,必能平安归来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@毕鸡索 系香港警嫂——@毕鸡索 系香港警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十篇:零时零秒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把新帽徽戴上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位阿Sir在80年代便加入了警队,他给我们讲述了香港回归当晚他经历了什么,原来,在《我和我的祖国》电影荧幕上演绎的那些动人画面,在他身上真实发生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月3日,多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还记得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在1989年加入皇家香港警察队的时候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时对于“皇家”两个字没有特别深刻的印象或意义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时警队内还以英国人为核心领导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时香港经济蓬勃,警察的工资不算高,地位亦低微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社会上都是充斥向钱看,投考警察需要一定的基本学历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体能及通过品格审查,只要有充足的准备,其实并不太困难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便跟随了自己的志愿,加入了警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想起30年的警务经验,有喜亦有悲,也看到香港警队的转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人曾经在多个部门驻守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包括军装巡逻小队、三任机动部队、三任交通部、投诉警察课、特遣队及警民关系组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,我想给大家分享的是1997年6月30日晚上发生时的经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回归中国是一件非常有历史意义的事,代表着失散多年的儿子重归母亲的怀抱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可以真正做自己的当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还记得,我1997年在机动部队驻守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当年六月份已经需要去湾仔会议展览中心,那里是举行回归仪式的场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需要高格调看守着场地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天的上午及下午,均见到解放军和英军在台上进行仪式演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英军与解放军的步操仪式完全不一样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的步操充满力量、整齐、步伐一致、眼神充满坚定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们肩上扛着的五星红旗格外耀眼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画面,至今仍然刻在我的脑海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回归前夕,下着滂沱大雨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每人已准备好新的警徽,当天的心情特别兴奋及紧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见证历史,有幸可以在零时零分零秒将皇家帽徽除去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把香港警察的帽徽戴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时是晚上十一时五十分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全部向北方立正,等待这10分钟的来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晚上十一时五十九分,我们列队,将警徽除下并把新警徽戴上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准时在零分零秒把帽戴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一位同事都流泪,是开心的眼泪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以回归祖国,可以真真正正做中国人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代表着骄傲、使命感,我以香港警察为荣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眨眼间,30年过去,我可以肯定告诉大家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祖国的支持,香港比过往英国人统治的时代更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今警队充满关怀文化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由半军事化模式的警队转变成一支以服务市民为核心的警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警队有自己的价值观,纵使现在有不同的声音诬蔑警队,质疑我们的专业程度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毕竟经过枪林弹雨的日子,这小小的挑战,我们从容面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要小看我们的斗志,我们不怕流血、不怕流汗、亦不怕疲倦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有伟大的使命,要继续使香港成为世界上最安全及稳定的城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过去如此,现在如此,将来,亦会如此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港警日记:只要我们能快一秒 无辜市民就能安全一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HKP @vascar200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HKP @vascar200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面对激光笔、燃烧弹,顶着诽谤、威胁乃至西媒曲解,纵使受伤、流血甚至危及生命,他们,也从不曾胆怯和退缩。面对抢枪暴徒,一名警员果断开枪制止;面对香港理工大学附近部分暴徒使用汽油弹、钢珠、弓箭等武器攻击警察,他们呼吁市民离开危险地带,而自己冲进了一线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们是香港警察,守护正义的阿Sir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脱下警服,他们也是儿子或女儿、父亲或母亲、丈夫或妻子。家人和同袍不希望他们只做“英雄”,更希望他们平安回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面对暴力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香港市民站了出来。他们自发走上街头清理路障,其中有被暴徒使用砖头砸中脑部不幸去世的七旬老人“罗伯伯”,大量市民为他举行了公祭仪式。他们自发组织了许多“支持香港警察”的活动,遇见警察执勤时他们大喊着“阿Sir加油”,还来到警队送慰问、送祝福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Sir和Madam们,愿你们的每一次任务,都能平安归来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Sir和Madam们,我们撑你!祖国撑你!正义撑你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宁 本文来源: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责任编辑:王宁_NB1246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12966253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